0316-3395057
恭候您的來電!

此頁面上的内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聞内容

習近平:加快完善石油戰略儲備制度


 2月10日電 據新華社“新華視點”微博報道,習近平10日主持召開中央财經領導小組第九次會議。習近平指出,保障能源安全,要明确責任、狠抓落實、抓出成效,密切跟蹤當前國際能源市場出現的新情況新變化,趨利避害,加快完善石油戰略儲備制度,推進能源價格、石油天然氣體制等改革,大力發展非常規能源。

為什麼中國要搞石油儲備?

據人民日報報道,根據日前發布的《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加強原油加工企業商業原油庫存運行管理的指導意見》,我國将建最低商業原油庫存制度,所有以原油為原料生産各類石油産品的原油加工企業,均應儲存不低于15天設計日均加工量的原油。

為何要建立最低商業原油庫存制度?它對建立健全多層次的石油存儲體系意義何在?它是不是一種對國際石油市場的抄底行為?本報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學者。

原油對外依存度近60%,開展商業儲備是确保我國能源和經濟安全的需要

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院長、國際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黃曉勇介紹說,一個國家的能源儲備主要分為國家戰略儲備和商業儲備。戰略儲備是一種由政府控制的資源,隻在戰争或嚴重自然災害造成石油供給短缺時才會投放。而商業儲備則是指石油生産流通或相關企業根據有關法律法規,為承擔社會責任而必須保有的最低庫存量,用以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和平抑價格劇烈波動。在國内石油供應因自然災害、突發事件等出現緊張狀況時,國家可依法統一調度商業原油庫存。在滿足最低庫存标準的前提下,商業原油庫存企業則可以自主調配使用和輪換。

石油的國家戰略儲備和商業儲備都是國際慣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能源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許勤華指出,1973年中東戰争期間,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國家對西方國家實施石油禁運。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于1974年成立了國際能源署,要求成員國必須存有一定的石油儲備,其認為的安全标準是庫存量應達到90天的消費量。

目前我國石油年消費量超過5億噸,國内大慶、勝利、華北等大型油田穩産增産的壓力都在不斷加大。與此同時,2014年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已接近60%,未來還将呈現不斷上升态勢。加上我國海上石油運輸通道存在一定風險,我國能源安全還存在較大脆弱性。“我國迫切需要建立健全多層次的石油存儲體系,确保國内石油市場穩定供應。”黃曉勇說。

我國原油儲備量仍遠低于國際标準,增加商業石油儲備不會推高國際油價

黃曉勇和許勤華都認為,目前我國石油戰略儲備仍然是低水平的。我國從2003年開始籌建石油戰略儲備基地,規劃用15年時間分三期完成油庫等硬件設施建設。最近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消息顯示,國家石油儲備一期工程建成投用,包括舟山、鎮海、大連和黃島等四個國家石油儲備基地,總儲備庫容1640萬立方米,儲備原油1243萬噸。

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2014年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底,中國戰略原油儲備能力達到1.41億桶。按中國2013年每天消耗石油139萬噸的規模靜态計算,我國戰略原油儲備隻夠使用8.9天,商業原油儲備可用13.8天,全國原油儲備的靜态能力總共約為22.7天。此次要求企業增加商業儲備,我國原油儲備也隻有30天左右。因為企業正常生産經營本來就擁有一定庫存,要達到15天加工量的儲備,并不需要增加15天的庫存。目前我國石油儲備能力仍遠低于國際能源署設定的90天的安全标準。

許勤華認為,我國石油儲備水平低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無論是國有還是民營企業大都存在着一種“低進高出”的獲利思維,加上商業儲備會占用企業大量的資金。哪怕是油價暴跌的現階段,由于對未來油價走勢預期不明朗,也沒能激起企業大量儲油的願望。

“目前我國适當增加國内商業原油儲備,并不能簡單認為是對國際原油市場的抄底行為,而是基于國家能源安全的長遠考慮。目前國際原油市場産能過剩、市場低迷,我國适當增加商業儲備不會造成油價大幅度上漲。”黃曉勇說。

我國原油儲備制度仍需進一步完善,應多元化籌資支持儲油基礎設施建設

專家認為,作為第一大能源消費國,中國迫切需要完善能源儲備方面的法律和政策體系。“法律需要明确各類石油儲備主體的權利和義務,明确在什麼條件下才能動用國家戰略石油儲備和商業儲備,隻有明确了這些基本内容,才能為政府的決策提供依據、給市場主體明确的預期。”中國礦業大學(北京)教授宋梅認為,特别是國家戰略石油儲備的投放,要有非常明确的規定。如果頻繁向市場投放,可能會幹擾石油市場的正常運行。迄今為止,美國也隻有3次動用過戰略石油儲備。

宋梅認為,我國儲備基礎設施的建設還較為滞後,還應建立起多元化的資金籌措機制支持石油儲備,減輕企業儲備産生的成本負擔。

黃曉勇還指出,我國要建立起國家戰略儲備為主體、商業儲備為重要輔助的組合型石油儲備機制。在這個過程中,政府要掌握對國家儲備的控制權,但應該通過招标等方式将具體管理、維護交給企業,以此提高效率、降低儲備成本。